恒天然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第二位本土经理离职 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事务前途不猛烈加剧

原标题:恒天然中国首位本土总裁离职
中国业务前景不确定性加剧恒天然中国在业务战略复核的敏感时期完成了一次换帅。第一财经记者19日从恒天然中国证实,恒天然中国首位本土总裁朱晓静宣布辞去大中华区总裁职务,恒天然大中华区原料业务部总裁周德汉被任命为大中华区代理首席执行官。但在业内看来,朱晓静在任期间大幅提升消费品和专业餐饮业务的比重,中国业务也成为恒天然重要的利润来源,但换帅之后恒天然中国业务的前景不确定性明显加剧。记者了解到,业内对于朱晓静的突然离职感到意外。恒天然是世界最大的乳制品供应商,2019年收入为201亿新西兰元(约合901.5亿元人民币),较上一财年下降2%,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8.19亿新西兰元,下降9%。但中国业务近年来一直是恒天然业绩的亮点。恒天然方面曾透露,中国是恒天然最重要的市场,尤其是消费品牌及餐饮服务业务,大中华区2019年贡献了3.49亿新西兰元的毛利,这其中朱晓静功不可没。在2015年接任大中华区总裁之后,朱晓静对恒天然中国业务进行了一系列改革,通过“乳脂升级”等战略,推动恒天然中国业务从单纯的原料供应商转向消费品和专业餐饮等领域。到2018年,恒天然中国的原料业务比重已经下降至60%到70%,但旗下安佳品牌芝士已经在国内披萨市场占比超过50%,烘焙用奶油、黄油市场占比接近50%。其任期内,恒天然大中华区的业务规模实现了3倍增长,经营利润则取得了5倍增长。但当天恒天然方面并未回应朱晓静离职的具体原因。恒天然向第一财经回应表示,大中华区和东南亚地区的原料业务部总裁周德汉被任命为恒天然大中华区代理首席执行官,正式人选还在招募。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9月,恒天然曾宣布新的战略并对公司架构进行调整,根据新的发展战略,恒天然将一方面在基础原料业务之外,进一步强化在儿童营养、医疗与老年营养、运动与健康营养、核心乳品方面的高附加值原料业务,另一方面则进一步加码中国餐饮业务,并以此成功经验深耕亚太地区的消费品牌市场。但令人感到迷惑的是,虽然一直强调重视中国业务,但今年以来恒天然总部对于中国业务似乎另有想法。在9月份同步进行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恒天然将原先划分的“原料”、“消费品牌和餐饮服务”两大业务,转变为三个面向客户的销售和营销业务部门,分别是亚太业务部门、大中华区业务部门、非洲、中东、欧洲、北亚和美洲业务部门,大中华区CEO暂时空缺。与此同时,恒天然也加快了对中国业务的战略复核,一方面在今年8月7日宣布出售所持贝因美(002570.SZ)股份,这也是恒天然在2015年在华的一笔重要投资。另一方面,恒天然在中国投入多年的牧场业务也进入战略复核,不过此前恒天然否认了将出售牧场业务的传言。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换帅之后,继任者未必会放弃目前恒天然在中国的优势业务比如奶酪、芝士等,但恒天然中国未来不确定性在加大,比如近期,恒天然就正在为中国的牧场业务找买家。恒天然在中国有2大牧场群,其也是消费品牌和餐饮服务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财年,恒天然中国牧场的收入为2.5亿新西兰元,较去年同期下降5%,主要是受到当地天气变化的影响,整体亏损,但财务情况有所好转。在宋亮看来,恒天然的原料在中国市场仍然有价格优势,因此原料业务依然会是其主要业务,但换帅会对恒天然业务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第一财经)

恒天然是世界最大的乳制品供应商,2019年收入为201亿新西兰元,较上一财年下降2%,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为8.19亿新西兰元,下降9%。但中国业务近年来一直是恒天然业绩的亮点。恒天然方面曾透露,中国是恒天然最重要的市场,尤其是消费品牌及餐饮服务业务,大中华区2019年贡献了3.49亿新西兰元的毛利,这其中朱晓静功不可没。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在朱晓静任职期间,恒天然大中华区的业务规模实现了3倍增长,经营利润则取得了5倍增长,创造了多品类的中国市场份额第一,并于2016年开始负责牧场业务。据恒天然财报显示,恒天然中国专业餐饮部在全球该板块业务中销量占到40%,利润占比达到70%。在2019年11月的上海第二届进博会上,朱晓静代表恒天然签下182亿元大单。

澳门新葡新京官网下载 1

03

但令人感到迷惑的是,虽然一直强调重视中国业务,但今年以来恒天然总部对于中国业务似乎另有想法。

恒天然是世界最大的乳制品供应商,2019年收入为201亿新西兰元,税前利润为8.19亿新西兰元。

澳门新葡新京官网下载,恒天然中国在业务战略复核的敏感时期完成了一次换帅。

到目前为止,恒天然并未公布朱晓静的离职原因。但业内外猜测,此次朱晓静的离职与其在恒天然与贝因美的问题上处理不利有关。《每日财报》发函询问恒天然却未得到回答。

独立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换帅之后,继任者未必会放弃目前恒天然在中国的优势业务比如奶酪、芝士等,但恒天然中国未来不确定性在加大,比如近期,恒天然就正在为中国的牧场业务找买家。

当前正处于恒天然中国业务战略复核的敏感时期。此次换帅,使得恒天然中国业务充满了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9月,恒天然曾宣布新的战略并对公司架构进行调整,根据新的发展战略,恒天然将一方面在基础原料业务之外,进一步强化在儿童营养、医疗与老年营养、运动与健康营养、核心乳品方面的高附加值原料业务,另一方面则进一步加码中国餐饮业务,并以此成功经验深耕亚太地区的消费品牌市场。

去职者曾风光

在9月份同步进行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恒天然将原先划分的“原料”、“消费品牌和餐饮服务”两大业务,转变为三个面向客户的销售和营销业务部门,分别是亚太业务部门、大中华区业务部门、非洲、中东、欧洲、北亚和美洲业务部门,大中华区CEO暂时空缺。

《每日财报》就此消息的真实性发函询问恒天然,但未得到回应。

在宋亮看来,恒天然的原料在中国市场仍然有价格优势,因此原料业务依然会是其主要业务,但换帅会对恒天然业务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据恒天然2018年年报显示,其对贝因美公司的投资出现4.39亿新西兰元的减值。

但当天恒天然方面并未回应朱晓静离职的具体原因。

2018年,贝因美终于扭亏为盈。但恒天然与贝因美但关系已经恶化,除收回了安满品牌在中国的分销权,回购了其在澳大利亚达润工厂的股权外,恒天然还宣布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贝因美股份。

与此同时,恒天然也加快了对中国业务的战略复核,一方面在今年8月7日宣布出售所持贝因美股份,这也是恒天然在2015年在华的一笔重要投资。另一方面,恒天然在中国投入多年的牧场业务也进入战略复核,不过此前恒天然否认了将出售牧场业务的传言。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贝因美在2016年和2017年陷入亏损,净亏损分别为7.8亿元和10.57亿元,还被交易所打上“ST”的退市风险警示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