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头基金内不闻不问事件:人事动荡 业绩下跌

  持续稳定的优秀业绩固然是中小基金公司突围的关键点,然而想要实现这一目标,真正做到大而强,就要靠管理制胜。

  对于东方基金这个投研团队并不富裕的小基金公司而言,明星基金经理和专户总监的相后离职,显然对其投研实力有不小的冲击。

  与2010年2月中旬离职的付勇,对于媒体称其与公司新管理层之间互生嫌隙而负气出走的报道一直保持沉默,但据纪要显示,这或许真是付勇在当时转投长信基金的原因。2009年7月,由大股东东北证券派驻东方基金的新任总经理单宇到任,8月13日证监会核准了其的总经理资格,随后的9月4日,未经现场会议讨论,单宇就单方面决定了公司领导班子的调整;其后的9月16日,单宇直接提议尚不是东方基金员工的戴春平担任投委会副委员,从讨论到发文任命,仅用了不足一个小时。

  曾任银华基金董事长的黑学彦也不时说出此类语句,“如果付勇真留下了,你们怎么分工,现在显然矛盾在小单(单宇)和付勇这里,他(付勇)留下怎么工作?”“目前公司的问题肯定是大股东。”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如何有效的整合资源,创新求变,打造一支业务素质过硬、责任心强、踏实稳健的工作团队,是单宇两年前来到东方基金后一直琢磨的命题。

  会议纪要显示,东方基金此次的董事会召开于2010年2月2日,距离东方基金副总经理付勇2月12日正式离职仅10天,会议讨论的重点恰恰是付勇离职问题。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一位不愿具名的基金公司高管向记者指出,虽然东方基金管理层的一些做法在合规上不存在太大问题,但公司管理上确实存在问题。“因为公司高层的内部矛盾,导致一些违规行为发生和投研团队不稳定,尤其是核心人员出走,进而让基金持有人利益受损。”

  ⊙本报记者 王文清 涂艳

  规模下降10亿 新基断档

  “这不能说是我们基金公司或者行业没有完善的制度,很多问题的发生,还是和人有关。股东之间存在的利益博弈,如果带到管理层面,后果不堪设想,比如大股东信任的高管,并不一定善于管理经营团队。”上海基金界一位高层告诉记者。“我觉得关键还在于严格执行公司的相关章程和规定,特别是高管,应该以身作则。”

  虽然“会议纪要”所记录的是一年前——2010年2月2日的会议内容,但因内容牵扯出当时东方基金管理层之间、大小股东之间的深层次矛盾,以及违规任命等问题,基金一些从业人员亦“看着心寒”。甚至有人评论说,此“会议纪要”堪称一部精彩的剧本。

  单宇认为,对投资者“负责”的含义不仅仅是在合法、合规的基础上投资经营,更重要的是在起起落落的市场中对投资者有着长期、稳定的回报,这才是在行业中立足的根本。而不管股东背景如何,规模大小,首先要以让投资者赚到钱,得到实惠。

  董事长“隐退”独董全走人

  治理危机

  在2月23日,东方基金委托公关公司发出的非正式声明中表示:“网站上利用非法手段获取东方基金非公开信息,是相关文件的部分内容,有恶意删减。”

  中国基金行业伴随着投资者走过了12年的风风雨雨,期间一同经历过牛市丰收的喜悦,也在熊市中苦苦坚守过价值的信仰。虽然目前面临很多困难和瓶颈,但单宇坚信,基金行业作为中国金融领域的朝阳行业,一定会冲破桎梏,茁壮成长。

  进入2011年,东方基金旗下基金业绩总体表现靠前。不过,对于任何一家基金公司,在公司投研负责人变更后,整个团队都将面对重新整合。投资理念的传递、认同和整合,一切需要时间来检验。

  资料显示,当时戴春平刚从融通基金离职,未满三个月。在和公司高管谈话时,付勇表示对戴完全不了解,质疑这项人事任命不符合公司程序。公司董事长李维雄表示:“付勇要求看一下戴春平的简历,无法提供。”

  李维雄、单宇都来自大股东——东北证券。李维雄2000年起任东北证券董事长兼总裁,2001年6月起任东北证券总裁;单宇到东方基金任职前,担任东北证券副总裁、合规总监。

  这个美好的结果在今天看来好似轻松,然而过程却是艰辛和痛苦的。当记者问到东方基金老将付勇的离去和股东会议纪要泄露事宜时,记者再次听到了单宇那典型东北风格的爽朗笑声。

> 相关报道:

  • 东方基金会议纪要爆高层内讧
    2010年新发基金为零
  • 东方基金董事会会议纪要流传网络
    抖出高层矛盾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纪要中提到一种说法,随后在经历了公司内部OA系统资料丢失和两位员工因经办公司员工任职事宜被单宇处理后,付勇终于下定决心离开了任职7年的东方基金。纪要显示,东方基金多位高层为挽留付勇做出了努力,但其还是在2010年初毅然决然的诀别老东家。之后,付勇加入了长信基金。在纪要中,包括董事长和多位董事在内的公司高管直指总经理单宇的一些失当做法,单宇也多次解释。

  “此外,很多大国企都是副部级以上,在目前的体制下,证监会基金部一个局级单位怎么搞得定那些‘中’字头的大国企,不能事事都由证监会主席出面来办。”

  居“危”思危

  记者看到,在去年8月24日公告的东方精选更新的招募说明书中,李维雄还担任董事长一职。而到了9月15日公告的东方账簿货币基金更新的招募说明书中,李维雄已经不在董事会之列,而董事长一职也由单宇“代为履行”。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陈旭
挥别了虎年,兔年的基金界仍不太平。在“夺妻门”、“小三门”后,疑似事关东方基金关键性人物,原分管投研的副总经理,东方精选、东方策略基金经理付勇离职的会议纪要又出现在了各大网站论坛。频频出现的网络“揭短门”,使得蕴藏在飞速发展的基金行业中的公司治理隐疾凸显。如果说职业投资人个人问题不影响公司整体运作的话,基金公司内部治理体系上的缺陷,却实实在在的影响了持有人的利益。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规模是流动的,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而且实践证明,眼下的市场环境中你也发不出太大规模来。”个性的单宇坚持长跑的理念。而可以想像的是,在位的每一位基金公司管理者都会遭到来自股东和财务指标的压力,而规模和利润又似乎是考核管理层的最重要因素。

  高层和股东的不和谐之音,也让东方基金在2010年的资产规模未有前进,反而出现倒退。

  三万字的“诀别书”

  让人关注的是,证监会基金监管部副主任洪磊在2010年12月29日“第三届中国基金业高峰论坛”上表示,要降低基金公司发起股东的门槛,促进竞争。

  在单宇的管理哲学中,务实和稳健应该是两大关键词。中小基金公司需要突破重围其实不容易,但在他看来也并太难。

  专户总监随后离职

  从2010年初至今,东方基金没有一款新基金发行,而且在付勇离职后,东方系基金的业绩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滑坡。与此相似的例子很多,去年天治基金先被爆出董事长赵玉彪兼任投委会主席,随后新任总经理刘珀宏在仅仅上任4个月就提出辞职,赵玉彪从董事长一职转战天治基金总经理,一连串的巨变让所有人感到吃惊。“刘总来之后对公司体系做出了一些改革,但是收效并不明显。”天治基金一位基金经理这样告诉记者。因股东变动等一系列原因,天治基金和东方基金一样,不仅业绩出现滑坡,也长时间没有新基金发行。

  对于付勇的离开,李维雄在会上指出了四个原因:

  虽然今年上半年公司因爆出的内部会议纪而备受媒体关注,但单宇认为这并没有对已经走在整合优化道路上的公司带来障碍。在单宇到任的2年间,公司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一系列调整,包括投研体系、市场体系的调整,公司整体各部门之间运作的协调机制,甚至公司高管结构,都进行了优化。

  事实上,付勇的离去只是开始。

  据这份名为《东方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
第二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录音整理》(以下简称“纪要”)的文件显示,2010年2月2日,东方基金的主要管理人员和9位董事等进行了一次长时间谈话。这次谈话则主要是围绕着该公司明星基金经理付勇的辞职问题。

  独立董事宋冬林更在会上尖锐地指出,不解决公司制度的深层次问题,还会出现另一波,来了新人依然留不住,“钞票不能解决一切了,(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是对公司长治久安的最有效解决办法。”

  很少在媒体前露面的总经理单宇深知,东方基金仍处于苦练内功的成长准备期,在投资者日渐成熟的资产管理行业,用短期业绩考评一家公司的时代已经过去,长跑者才能领航。

  来自wind的统计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东方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为103.8221亿元,而由付勇掌管的东方精选的总资产为86.4456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八成以上。

  纵观中国基金业13年的发展历史,基金公司屡屡因内部管理问题而导致内部失和,这不但给公司和行业带来不良影响,也给投资者造成了损失。

  回望已是物是人非

  “基金公司很像帆船,需要消耗各方面巨大的资源和风力,在东方基金暂不具备东风时,我们需要更多依靠自己的力量拼命划。”单宇感慨。而如今在他手中,握着的是东方基金加速起航的舵把;在他脚下,是团队奋力挥浆的浪花。

  而对董事长提出的第四件事,单宇也是毫不示弱地阐述:“这和付勇同志有什么关系。”

  其实,回溯我国基金业发展史,几乎每家基金公司在治理层面都出现过问题。如2007年引起轩然大波的上投摩根副总兼投资总监吕俊辞职,吕俊当时对媒体表示,自己是被总经理王鸿嫔逼走的;宝盈基金2010年被爆出总经理越权查收投研,股东中出现违规代持等等现象,虽然总经理陆金海最终下课,但宝盈基金业绩长期垫底,曾爆发多次基金经理集体辞职;华泰柏瑞基金去年曾爆出针对总经理的举报信,直接将公司内部存在的诸多问题暴露给了媒体……

  “会议纪要”同时透露出,北京证监局就单宇签发的有关戴春平的任命文件,找过公司有关当事人交流情况。

  “业绩的稳定性和产品投资风格的稳定性首先需要保证的是一只有生命力的投研队伍,他们是需要给基民和基金公司直接创造价值的,需要勤奋、肯付出的精神。”单宇认为。

  Wind统计显示,截至2009年年底,东方基金的资产规模排在第44位,基金资产总份额为102.78亿份。而截至到2010年年底,东方基金的资产规模已退至第49位,基金资产总份额降至91.62亿份,减少超过10亿份。总资产净值也滑落至91.161亿元,跌落至100亿元以下。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基金行业在国内的发展,行业性的问题还将继续存在。“普通投资者不太可能了解到公司内部的问题或者改进。一方面也许专业研究机构能做一部分工作,另一方面,投资者也没必要把这想得太复杂,在业绩上会体现出来,或者事后反应也来得及。”江赛春表示。

  相比而言,东方基金的董事会调整幅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