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新京二零二零年会降准降息吗?今年货币政策三大前瞻

来新浪理财大学,听杨德龙讲《炒股必须要懂的20个宏观数据》,理解宏观数据的实战价值

原标题:2020年会降准降息吗?明年货币政策三大前瞻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2020年会降准降息吗? 明年货币政策三大前瞻

摘要
目前来看,明年关于货币政策的定调仍将是稳健。虽然目前CPI突破4%,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将是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结构性通胀并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又是一年总结展望时。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又是一年总结展望时。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按照惯例,政治局会议之后,将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又是一年总结展望时。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按照惯例,政治局会议之后,将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在此之前,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已回落至6%,市场高度关注未来经济增速是否会“破6”。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虽不会提出具体的经济增速目标,但将形成前瞻性指引,并对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宏观政策定调。

中共中央政治局12月6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2020年经济工作。按照惯例,政治局会议之后,将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在此之前,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已回落至6%,市场高度关注未来经济增速是否会“破6”。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虽不会提出具体的经济增速目标,但将形成前瞻性指引,并对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宏观政策定调。

关注点一:“货币总闸门”会否重现?

在此之前,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三季度经济增速已回落至6%,市场高度关注未来经济增速是否会“破6”。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虽不会提出具体的经济增速目标,但将形成前瞻性指引,并对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等宏观政策定调。

关注点一:“货币总闸门”会否重现?

过去三年的货币政策都定调“稳健”,但侧重点各有不同:2016年突出要“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2017年强调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
2018年则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关注点一:“货币总闸门”会否重现?

过去三年的货币政策都定调“稳健”,但侧重点各有不同:2016年突出要“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2017年强调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
2018年则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回头来看,2019年央行多次降准向市场释放流动性。此外,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LPR报价改革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改革后,央行在11月首度下调了MLF和逆回购利率,有效带动银行贷款利率下行。总体来看,2019年流动保持合理充裕。

过去三年的货币政策都定调“稳健”,但侧重点各有不同:2016年突出要“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2017年强调要“保持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
2018年则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

回头来看,2019年央行多次降准向市场释放流动性。此外,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LPR报价改革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改革后,央行在11月首度下调了MLF和逆回购利率(5BP),有效带动银行贷款利率下行。总体来看,2019年流动保持合理充裕。

目前来看,明年关于货币政策的定调仍将是稳健。虽然目前CPI突破4%,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将是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结构性通胀并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回头来看,2019年央行多次降准向市场释放流动性。此外,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LPR报价改革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改革后,央行在11月首度下调了MLF和逆回购利率,有效带动银行贷款利率下行。总体来看,2019年流动保持合理充裕。

目前来看,明年关于货币政策的定调仍将是稳健。虽然目前CPI突破4%,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将是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结构性通胀并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2016年、2017年提出“货币总闸门”后,后一年央行都有跟随美联储加息的操作,内部看主要推进金融去杠杆,实际上货币政策是稳健略微偏紧。但目前面临经济增速“破6”、2020年GDP翻番的复杂情况,货币政策大方向是稳健偏松,大概率不会出现“货币总闸门”的表述。

目前来看,明年关于货币政策的定调仍将是稳健。虽然目前CPI突破4%,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将是货币政策的首要目标,结构性通胀并不会对货币政策形成掣肘。

2016年、2017年提出“货币总闸门”后,后一年央行都有跟随美联储加息的操作,内部看主要推进金融去杠杆,实际上货币政策是稳健略微偏紧(2018年下半年偏松)。但目前面临经济增速“破6”、2020年GDP翻番的复杂情况,货币政策大方向是稳健偏松,大概率不会出现“货币总闸门”的表述。

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表示,明年货币政策边际宽松方向不变,但节奏和力度上会更加灵活:一方面是结构性货币政策更多地创设、完善和使用,另一方面是宽松政策不会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