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险企5亿元股权拍卖 2300人围观暂时未有壹人参加拍片

T+- (原标题:三险企5亿元股权上淘宝拍卖 2300人围观暂无一人参拍)
9月19日,3家保险公司的股权同时出现在淘宝司法拍卖的网站上,分别为: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珠峰财险)9.9%股权、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安财险)0.9539%股权和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诚泰财险”)1.68%股权。上述3家保险公司被挂牌股权的起拍金额合计约5亿元。截至9月19日,这三起股权共引来2300人的“围观”,其中38人设置了“提醒”,但暂无一人报名参加拍卖。从被拍卖的原因及持有者来看,此次珠峰财险9.9%股权持有者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康得集团”),现为珠峰财险第四大股东,股权被拍卖主要源于债务危机;天安财险这笔不足1%股权的持有者为北京北大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诚泰财险上述股权的持有者为云南宇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股权被拍卖源于贷款逾期。诚泰、天安被拍卖股权少昨日,云南宇恒所持有的诚泰财险1.68%股权被挂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并将于2019年10月15日进行公开司法拍卖,起拍价定为1.65亿元。记者了解到,该股权被拍卖源于借款纠纷。天眼查显示,宇恒投资早在入股诚泰财险当年,便将全部股份质押给云南融智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智资本”)。根据2019年5月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书,2015年2月16日,融智资本与宇恒投资、中信银行昆明分行签订了《委托贷款合同》,约定融智资本委托中信银行昆明分行向宇恒投资贷款1.25亿元,贷款用途为支付钢材采购款;贷款期限自2015年2月16日至2016年2月16日,贷款利率为年利率12%,按季结息,到期还本。《委托贷款合同》签订后,融智资本与宇恒投资又签订《权利质押合同》,由宇恒投资以其持有的诚泰财险1亿股的股权为上述《委托贷款合同》项下1.25亿元借款本息及实现债权支出的全部费用提供质押担保,并依法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合同签订后,中信银行昆明分行于2015年2月16日向宇恒投资发放了贷款1.25亿元。然而贷款期限届满后,宇恒投资未依约偿还借款本息。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融智资本将宇恒投资诉至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诉求归还借款本金、利息,以及诉讼等产生的相关费用,并要求对宇恒投资质押的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截至9月19日,宇恒投资持有的诚泰财险的这笔股权被“围观”418次,有6人设置了提醒。除诚泰财险之外,天安财险此次被拍卖的股份比例同样不足1%,持有人为北京北大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起拍价为2.55亿元。从上述股权投资的角度来看,一家股权交易中心经纪人牛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虽然目前市场上保险牌照较为吃香,但各资本还是较为青睐持续盈利的险企股权,无论是保险公司股权还是保险中介股权,那些保费增长稳定、盈利能力强的险企,都会被公司重点推荐。珠峰财险9.9%股权被拍卖除上述两家公司外,根据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上述被拍卖的珠峰财险9.9%股权所属股东为康得集团,持有珠峰财险股份1亿股,持股占比为10%。按照珠峰财险注册资本金10亿元计算,康德集团的10%的股份对应出资额为1亿元。相比康德集团入股珠峰财险的认缴出资额,此次拍卖评估价0.8561亿元有所“折价”。珠峰财险股东权益价值评估报告显示,珠峰财险于2016年5月22日成立,注册资本为10亿元。2016年到2018年,珠峰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1807.44万元、2.14亿元和4.88亿元;已赚保费收入分别为-348.25万元、1.77亿元和4.43亿元。2016年至2018年,珠峰财险分别亏损7105万元、1.94亿元、1.5亿元。

然而贷款期限届满后,宇恒投资未依约偿还借款本息。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融智资本将宇恒投资诉至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诉求归还借款本金、利息,以及诉讼等产生的相关费用,并要求对宇恒投资质押的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

金融机构包括保险公司股权拍卖乏人问津导致流产并非孤例。不过,在本次股权拍卖背后,却是宇恒投资因未依约偿还借款本息而引发的债务纠纷。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在诚泰财险股权拍卖的同时,被曝出其当初入股诚泰财险的资金实为借贷资金。而借贷方——云南融智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因不具备保险公司投资人资格,遂找到其作为居间代理人向诚泰财险投资代持股权,再以质押方式将股权置于融智资本名下。

昨日,云南宇恒所持有的诚泰财险1.68%股权被挂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并将于2019年10月15日进行公开司法拍卖,起拍价定为1.65亿元。

至2023年保费收入达到80亿——这是诚泰财险喊出的口号,5年逾6倍的业绩增长对于任何一个险企,无疑都是一个巨大挑战。

天眼查显示,宇恒投资早在入股诚泰财险当年,便将全部股份质押给云南融智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图片 1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截至9月19日,宇恒投资持有的诚泰财险的这笔股权被“围观”418次,有6人设置了提醒。

刚刚于2019年初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并成功进行成立八年以来第三轮增资的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并没有因颇具实力的紫光集团南下入主,而迅速迈入一个“新时代”。恰恰相反,这家较为罕见由地方国资发起的全国性财险公司,此刻需要为昔日一些晦涩不明的“旧账”厘清责任。

从上述股权投资的角度来看,一家股权交易中心经纪人牛经理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虽然目前市场上保险牌照较为吃香,但各资本还是较为青睐持续盈利的险企股权,无论是保险公司股权还是保险中介股权,那些保费增长稳定、盈利能力强的险企,都会被公司重点推荐。

股权质押成常态 业绩跃进大挑战

截至9月19日,这三起股权共引来2300人的“围观”,其中38人设置了“提醒”,但暂无一人报名参加拍卖。

身为一名保险业老将,王慧轩目前的担子不轻。

除上述两家公司外,根据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上述被拍卖的珠峰财险9.9%股权所属股东为康得集团,持有珠峰财险股份1亿股,持股占比为10%。

2019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目前该公司的持股股东中,云南城投、昆明市国有资产管理运营有限责任公司、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宇恒投资四大股东分别有8亿股、5.2亿股、1亿股、1亿股股权被质押和被冻结;昆明产业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8亿股股权中,其中50%也已被质押。

记者了解到,该股权被拍卖源于借款纠纷。

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诚泰财险股权归属一案或已不仅仅限于简单的两家公司间的财产纠葛,未来事态发展值得进一步关注。

珠峰财险股东权益价值评估报告显示,珠峰财险于2016年5月22日成立,注册资本为10亿元。2016年到2018年,珠峰财险的保险业务收入分别为1807.44万元、2.14亿元和4.88亿元;已赚保费收入分别为-348.25万元、1.77亿元和4.43亿元。2016年至2018年,珠峰财险分别亏损7105万元、1.94亿元、1.5亿元。

此外,诚泰财险另外两位股东云南世博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云南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合计2.9亿股股权,正处在转让备案中状态。

9月19日,3家保险公司的股权同时出现在淘宝司法拍卖的网站上,分别为:珠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9.9%股权、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0.9539%股权和诚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1.68%股权。上述3家保险公司被挂牌股权的起拍金额合计约5亿元。

之后法院披露的判决书则显示,融智资本和宇恒投资均默认原本用于支付钢材采购的借款改为投向诚泰财险。有证据显示,2016年3月29日,融智资本曾向宇恒投资发出了《关于我公司向贵公司发放1.25亿元委托贷款情况的告知函》,明确载明宇恒投资将涉案委托贷款用于对诚泰财险当年的增资扩股。

从被拍卖的原因及持有者来看,此次珠峰财险9.9%股权持有者为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现为珠峰财险第四大股东,股权被拍卖主要源于债务危机;天安财险这笔不足1%股权的持有者为北京北大高科技产业投资有限公司;诚泰财险上述股权的持有者为云南宇恒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股权被拍卖源于贷款逾期。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诚泰保险当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2.17亿元,同比增长17.92%;然而净利润仅为2388.98万元,同比下降72.7%。

■本报记者 苏向杲

麻烦的是,该次转让是否合规同样存在疑问。

根据2019年5月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判决书,2015年2月16日,融智资本与宇恒投资、中信银行(601998,股吧)昆明分行签订了《委托贷款合同》,约定融智资本委托中信银行昆明分行向宇恒投资贷款1.25亿元,贷款用途为支付钢材采购款;贷款期限自2015年2月16日至2016年2月16日,贷款利率为年利率12%,按季结息,到期还本。

实际上,随着紫光集团的到来,诚泰财险高层人事格局已发生重大改变。先是2019年3月,柏凌担任诚泰保险财务负责人任职资格的申请获银保监会批复;此后不久,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徐哲担任诚泰保险总经理一职;同年6月,银保监会核准53岁的王慧轩担任诚泰财险董事长的任职资格。